永華证券有限公司是一家为用户提供港股、沪深股、环球期货及杠杆式投资等交易服务的证券公司

并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个人化多种投资方案,助客户实现财富目标

你的位置:股票配资门户 > 股票配资门户 >

“美联储传声筒”最新警告:美国要实现经济软着陆 恐怕还有点挑战

发布日期:2024-04-25 10:18    点击次数:99

  北京时间周一傍晚,有着“美联储传声筒”名号的知名宏观记者尼克·蒂米劳斯(Nick Timiraos)发文,对“美国经济软着陆”的预期展开了一番略带悲观基调的探讨。

  众所周知,对于本周三(北京时间周四凌晨)的美联储利率决议,眼下市场已经相当确信政策利率不会发生变化,但对于今年底、明年初的美国经济和通胀走向,眼下仍处于“走一步看一步”的状态。

  经济软着陆其实是一件稀罕事儿

  经济软着陆,指的是在经济周期进入下行阶段后,平稳回落到适度增长区间,同时没有引发大规模的通缩和失业。一般来说,当经济过热引发严重通胀后,随之而来的紧缩政策将打压社会总需求,引发经济放缓,这个过程可以形象地视作“着陆”。

  在《为何经济软着陆可能难以实现》一文中,蒂米劳斯提到,在经济学界看来,美国自二战以来只在1995年实现过一次持久的经济软着陆。当时担任美联储副主席的Alan Blinder回忆称:“当时我们非常专业的引导经济,除此之外我们也很幸运,因为没啥不好的事情发生。”

  事实上,在1990、2001和2007年衰退爆发前夕,有不少华尔街经济学家都曾宣称“美国接近实现经济软着陆”(后面发生了什么想必大家都很清楚)。

  非常相近的是,随着今年夏天通胀数据下降和劳动力市场降温,令美联储官员和市场都开始认为实现经济软着陆会是一件触手可及的事情。根据蒂米劳斯统计,在2022年和2023年,美国财经媒体《华尔街日报》分别发表了82篇和62篇关于“经济软着陆”的文章,近几十年里仅次于1989年(123篇)和1995年(93篇)。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前顾问Antúlio Bomfim强调,经济软着陆非常少见是有原因的,因为这真的需要非常多的运气。

  蒂米劳斯表示,在过去一年半加息至二十二年高位后,本周美联储的官员们势将保持政策利率不变,因为他们不想伤害实现经济软著陆的几率。但他们的目标,正在面临四重威胁。

  这一回哪些因素可能会坏事儿?

  BCA Research的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Peter Berezin,美联储有可能暂时实现经济软着陆,但维持那种状态的概率并不大。因为在经济处于很少或几乎没有闲置的状况下,任何刺激需求的事情都有可能引发通胀,同时任何降低需求的行为都有可能导致失业率上升,这种过程一旦开始就很难停止。Berezin目前的预期是,美国经济将在明年下半年跌入衰退。

  蒂米劳斯指出,在当前周期中,可能会令美联储错失“软着陆目标”的因素大致有以下四个:

  1、美联储紧缩的时间太长了:作为近几十年唯一的成功案例,美联储到1995年也刚经历了一段快速加息的过程,随着当年2月政策利率到达6%,官员们开始意识到可能加得太多了,随后从7月变开始降息。

  当然,当年美国的通胀率已经处于2%附近,而现在美联储官员们仍在努力将通胀再往下压。Berezin表示,他最大的担忧是美联储会在当前利率高位上“暂停”太久。一方面,刚加完息就降息可能被视为一件挺丢脸的事情,另外这一届美联储也存在畏惧重蹈两年前误判经济形势的心理。

  从更为学术的角度来看,在通胀走弱阶段若要避免衰退,需要将政策利率保持在“既不刺激经济,也不打压经济”的中性利率位置,但连鲍威尔自己都说过,很难去判断中性利率到底在哪里。

  2、经济持续过热:在去年的短暂回落后,美国消费者支出和商业活动又开始呈现出加速的态势,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美联储将不得不继续加息以打压经济。

  GlobalData TS Lombard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Steven Blitz表示,站在美联储的视角,看到二季度非金融类上市公司的利润并未走弱,会是一件感到困扰的事情。如果上市公司的利润持续上升,就业是不可能进一步走软的。Blitz表示,经济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动态过程,美联储可能到明年就能搞清楚现在的加息到底是太多还是不够,留给他们实现软着陆的空间并不大。

  3、能源价格再度上涨——滞涨:在需求不断被遏制的情况下,油价反弹推动的通胀上升将可能引发滞涨,这也是美联储不愿看到的情况。在1990和2008年美联储开始降息后,油价的上涨令美国经济着陆的过程更加艰难。

  Berezin表示,虽然年内油价已经涨破90美元,近3个月涨了近30%,不过目前并未走到那一步,但如果油价涨破100美元,他将变得更加担心。

  4、金融市场动荡:许多分析师都指出,随着全球借贷成本短期内快速上升,以及过去这一轮加息的滞后效应,都将构成未来金融市场的不稳定因素。在次贷危机以后,美联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保持着“零利率”政策,疫情后也是如此。所以有部分金融机构的经营,是基于政策利率长期保持低位这一假设。

  华尔街银行圈资历最深的掌门杰米·戴蒙曾在上周警告称,在美联储缩表的背景下,美国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最终需要向投资者融资)将会构成风险。这两者都会考验金融市场消化美国国债供应的能力。即便在政策利率没有调整的情况下,国债收益率的波动也会影响按揭贷款和企业债务的利率。

  戴蒙强调,人们对这两件事有一种错误的安全感。那些认为“今天消费者很强大”会带来未来几年的景气环境的想法,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





Powered by 股票配资门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